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東里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02|回復: 3

[轉載] 何新为抢救中医药问题给中央领导的一封信

[複製鏈接]

312

主題

459

帖子

2910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2910
發表於 2014-7-13 08:25: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12d230102ux15.html


【说明】

过去一年,何新身患绝症——重症肌无力,一生命近乎危殆。幸赖天不灭何,在有关领导和友朋救助下找到延边中医马文环医生,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现在病情基本康复。以下是何新近期写给某中央领导的一封信,呼吁国家重视和保护中医。据悉,中央有关领导已经批复此信。

在此公布此信,也是为了使天下数百万患此病挣扎苦难中的患者病友,有缘得到救助的希望。阿弥陀佛!幸甚至哉!

惟何新大病之后,神疲力衰,已无力纵横江湖。今后唯能寄情书画,逍遥余生,一切顺其自然也。



关于何新患不治之症被中医救治痊愈

给中央政治局主管领导的一封信

何新近照

何新就抢救中医问题给中央领导人的一封信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尊敬的xxx同志:

为保护及抢救我国延边一位中医及其所创的疗法,特将我去年患重症肌无力以来病情及初步治愈的情况向您汇报。

我于去年四月初患目疾,眼皮下垂不能睁开,数月间越来越重。先后经北大第一附院神经科主任袁云教授、北京医院著名神经内科专家许贤豪教授、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凌云教授诊断,最后确诊为眼肌型重症肌无力。嗣后,北大医院及北京医院都给我发了入院治疗的住院通知书。



何新2013年病重时几乎失明,命垂一线,濒临危殆

何新就抢救中医问题给中央领导人的一封信 - 何新博客管理员 - 何新网易博客


确诊后,我曾经委托人与美国霍普金斯医疗中心及日本、瑞士、德国、香港有关医院联系治疗问题,得到的答复都是此病目前全世界的西医还都没有有效的治愈方法。因此我始终未同意住院,期间也未使用任何有关西药。

后承蒙您的关注,提示我联系到曾患此病而已治愈的xxx同志,经他介绍联系到吉林省延吉市的中医马文环大夫。经过她前后近一年历三个疗程的治疗,目前我的症状已基本消除,各项体检指标好转,病情初步痊愈。

马文环医生,女,回族,原为国立延边社会脑康医院主任医师,毕业于延边医学院(七七级);是延边州第八、九、十届政协委员;中华医学会成员。

80年代初期,马文环医生开始用中医梅花针配合中草药方法救治重症肌无力患者。三十年来,马文环努力掘传统医学,独创出对世界绝症重症肌无力的一套疗法——即采用“梅花针及针灸浅刺经络穴位加中药外敷、口服中药等综合疗法”,多年来救治了国内外不少生命濒危的患者,包括我本人。

西医认为重症肌无力是一种绝症,此病起病因不明。据有关资料,此病发病率不低,我国每年患此病的人数约数十万之多,从新生儿至老年人均可发病。目前全世界都没有有效治愈方法,许多人患此病后即完全丧失工作及自主生活能力,生命状态非常痛苦,而且威胁生命。

[西医认为重症肌无力(MG)是一种绝症。此病起病因不明。但普遍认为与神经—肌肉间要素传递受抑制有关,导致神经传递障碍,重点累及骨骼肌,初期表现为局部肌肉(往往从眼肌开始),严重并发症可导致咀嚼、吞咽肌麻痹以及呼吸肌肉麻痹而致人死亡。其病理原因是患体无法将从神经意识传来的指令传递到它们所应当控制的肌肉中去。神经无法传递冲动的原因很复杂,但一般认为是由于自身免疫功能异常,免疫细胞转过头来攻击本身的神经传导能力所致。

据有关资料记载,此病发病率不低,日本每年平均十万分之二,欧洲十万分之四,中国则高达十万分之二十。我国每年患此病的人数约在60万之多,从新生儿至老年人均可发病。虽然病因是全身性的,但临床表现却不都是全身型的,常以一组肌肉开始而逐步累及全身。目前并无有效治愈方法,许多人患此病后即完全丧失工作及自主生活能力,生命状态非常痛苦,以至死亡。]

梅花针是祖国古老针灸医学遗产的一部分,对于很多疾病具有独特的疗效。但是梅花针刺疗经络后患者皮肤会遭受损害,常导致过敏或粘膜感染而无法继续治疗。

马文环医生经过长期医疗实践,根据中医原理用中草药治疗,保证患者皮肤非但不发生损害而且敷药后能够发挥有效治疗作用。使得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通过经络刺激而功能激活,逐步恢复神经对于肌肉运动的传导能力。这是一项意义不仅限于治疗重症肌无力疾病的重大发明。

但是延边的马文环医生诊所只是一个很小的私人诊所,条件十分简陋。多年来,这个诊所救治了来自全国各地以至国际上(包括来自美国、日本、德国)许多慕名而来求治的患者,已使得国内外上千名各型肌无力患者得到康复(包括著名美籍物理学家杨振宁送治的他的一位亲属)。其中也包括xxx同志,以及在北京医院治疗多年,已给家属发送病危通知书的xxx等部委领导同志,都经她亲手治愈康复,迄今多年未复发。

马文环医生本人身体情况不好,因此她没有能力救治大量病人。故我认为有必要把马文环医生、其独门医术以及有关情况向您报告,呼吁国家给予关注、保护和扶植。我呼吁国家有关方面对于马文环医生以梅花针和中草药治愈大量重症肌无力患者的病案给予整理,给予重视,提供必要的扶持和帮助,使得这门独创医术长久发扬光大,造福更多患者,不要在未来淹灭失传。

近年来,由于文化西化论的影响,中国的传统中医医术及中医草药被认为不符合“现代科学”而倍受打压。这种对于中医医学及中草药研制的封杀和打击,在所谓促进中医现代化、国际化的口号下,已经导致传统中医处境濒危,名医后继乏人,许多古老独特的中医理论及脉法、针灸疗法和药学传统已经近乎失传。

这后面实际也有国际背景的介入。一些西方药业垄断财阀进入中国后,欲使享有西方专利的西药、西医器材全面控制、主导和最终垄断中国医药卫生市场,以至控制中国人的健康和生命。有证据表明,近年来极力诋毁攻击中医以及一些中医中药的诽谤者背后,涉及有组织、有背景的跨国医药利益集团及基金会。

特别在国家近年取消中草药“试验”文号审批后,许多民间有疗效而在试用的中草药的科研和研制被认为是假药而遭禁止。一些古方外流日本、韩国和欧美。

[附注:例如我的朋友、著名的烧伤及再生医学专家徐荣祥教授,其所研制的药品在美国进入FDA的三期临床应用,他首